閱讀信息

揭法醫真實工作狀態:化糞池找證據 讓尸體說話

[日期:2016-11-13]   所在地區:   聯系QQ:即時交談   聯系電話:   會員:robot  人氣:
在位于北碚區蔡家的市公安局刑偵總隊刑事技術支隊法醫勘驗大隊,法醫們說起這部劇,表示劇中法醫的“日常”有藝術加工,但辦案的艱辛,都是真實的。   西裝革履?不行,要穿制服   很多人認為,法醫是神秘的,他們總是第一時間出現在案發現場,讓尸體“說話”,為警方破案提供方向和重要依據。   在法醫勘驗大隊,21名法醫中僅有一名女性,可說是萬綠叢中一點紅。日常工作強度大,偶爾還很“重口味”。重慶晨報記者見到法醫時,他們與想象中有些不太一樣。原以為會是穿著防護服武裝全身,可他們只是身著警服,與普通民警并沒太大區別。   電視劇中,每當命案發生時,同行“秦明”和搭檔“寶爺”第一時間趕赴現場。男主總是身著西裝,即使在泔水桶旁搜證,也仍然保持著服裝的筆挺。說起這個細節,在場的法醫都笑著說:“除了結婚那天,我是很久沒穿過西裝嘍!”   人類學法醫李明主要負責顱像復原和顱面重合,他介紹,每當有命案發生時,法醫進行現場勘查代表警方執法,著裝要求規范,必須穿警服。偶爾有特殊情形需要穿便裝,那也得穿方便活動的衣服,像運動服、休閑服之類。   閆偉是一位負責現場勘查、尸體檢驗的法醫,他對此深有體會,每當出完現場,特別是解剖完高度腐敗的尸體以后,不管外面套上幾層防護服,貼身衣物或多或少都會沾染上尸臭。要是氣味特別濃烈,這身衣服只好扔掉。“如果穿太好,我自己都心疼。”為了不影響家里人,很多法醫在出完現場后,總是換了衣服再回家。   沒“職業病”,生活中就是正常人   在病理實驗室,法醫楊里正在對一顆病變的心臟進行解剖。他警服外套著防護服,戴著橡膠手套,拿著外科手術刀,小心翼翼地在心臟上切割。趙振賓接過切下的心臟小塊,經過特殊處理后,用專業的工具切割成4微米厚的薄片。裝片后,王昊在顯微鏡下閱片,對臟器的損傷和病變進行診斷……這,是他們日常工作中最常見的一幕。   病理實驗室有5位法醫,可他們的工作并不輕松。每年要接到200多件案子,在全國來說,這個接案量也排在前列。《法醫秦明》中,“秦明”和同事兼好友一起聚餐時,特地戴上橡膠手套,把解剖用的手術刀進行消毒,再用手術刀剝小龍蝦,動作嫻熟,一氣呵成。生活中,法醫們會不會有這樣的“職業病”?法醫們笑著說,生活中就是正常人,跟大家一樣的,“我們吃小龍蝦,也是戴一次性塑料手套用手剝著吃。”   化糞池里找證據,再臭也得忍   孫廣勝今年37歲,從事法醫工作已經15年。說起最近火爆網絡的電視劇《法醫秦明》,他坦言,工作太忙,還沒來得及追劇。   “撈泔水算什么,我們還掏過化糞池呢。”在孫廣勝的職業生涯里,鉆下水道、撈泔水、翻山走懸崖他都經歷過。說起曾經辦理的一起案子,那“重口味”的程度并不亞于泔水。   一對夫妻鬧矛盾,丈夫將妻子殺害。要證明妻子已經遇害,首先就要找到尸體。丈夫作案后毀尸滅跡,并通過下水道進行處理,這讓排查變得難上加難。   孫廣勝和3名同事一起,來到嫌疑人居住的小區,在案發現場附近的化糞池找線索。4人穿好防護服,找來長柄勺、漏網,打開化糞池進行翻找。“那味道,戴著口罩都遮不住。”孫廣勝回憶,他們用長柄勺將里邊的糞便舀出來,一點點過濾后尋找線索。實在受不了了,就稍微走遠點透口氣,然后回來繼續工作。   第一天,法醫們花了8小時清理完第一個化糞池,還余下5個沒處理。第二天,四名法醫早早地又來了。有了前一天的經驗,這次清理的速度加快了。沒過多久,他們發現一塊還沒銀行卡大的人體組織,經鑒定,該組織與被害人的數據吻合。   無名尸暗藏傳染病,要讓尸體“說話”   在辦案中,法醫們很多時候遇到的都是無名尸,死因不明,來歷不明。一次,孫廣勝和同事解剖完一具尸體,刑偵的同事告訴他,死者是晚期艾滋病人。聽到這,孫廣勝的心跳好像停了一拍。“解剖過程中,法醫稍有不慎,被縫針刺到、被手術刀劃到或者被碎骨片戳到,就有被傳染的風險。”還好憑借扎實的基本功,沒有發生意外。類似這樣的情況,一年總要碰到幾次。   活人可能會撒謊,但是尸體不會。作為“尸語者”,就要讓尸體“說話”。判斷案件性質,是法醫勘查案發現場的首要任務,稍有不慎,就可能讓兇手逍遙法外。   前幾年,在我市某縣農村,爺爺和孫女居住在一起。爺爺正在院壩里洗衣服,當他晾曬好衣服回到屋里,卻發現2歲多的孫女意外去世。爺爺介紹,出事前這段時間,孫女就一直生病,腹瀉。大家猜測,孫女會不會是病死的。但細心的法醫發現,女童的頸部有青紫色的出血點,這可能是機械性窒息而死。根據這一線索,民警對尸體進行解剖檢驗,更加證實了這個推斷。   既然是他殺,那誰會是兇手呢?民警在偵查中發現,女童的母親在她出事前一天回家了。這么巧合?民警立即展開調查,根據調查到的信息,對母親進行審訊,她很快承認了犯罪事實。   由于母親交往了新的男朋友,女兒成了兩人的爭執點。母親為了能和新交往的對象好好生活,就想不要女兒這個“累贅”,趁爺爺不注意,捂住女兒的口鼻將其悶死。   千奇百怪的案件都不可復制,所以法醫要盡力找尋線索,讓逝者沉冤昭雪。孫廣勝說,有案件就要去勘查,要是怠慢了,案發現場就可能會發生變化,增加破案難度。“雖然很辛苦,但這就是我們的事業。”本報記者 錢也
猜您感興趣
    200*200
最新信息
相關推薦
澳门葡京网上平台-网上有葡京平台吗_官方登录